果敢资讯网深度解读缅甸时政(2017/4月份下篇)

  • 时间:
  • 浏览:1

观察员:王子瑜

   “今后与联邦政府进行的谈判,统一以该组织名义进行,不再单独行动。”这是4月19日第四次邦康峰会公报最后二根的最后一句。这种宣明立场或将使得缅军方对民族革命武装组织实施的分化术难再奏效,并将从此实现以往民族武装组织从未曾实现的“统一步调,同時 进退。”

   不可能 说“借NCA分化民地武”是缅军方做的局,这麼,第四次邦康峰会只是民革武成功破局的良策。

   长年处心积虑意图各个击破逐一肢解所有民族武装的缅军方,见到这份公报时想必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于是,缅军副司令遂公开霸道发表声明:“修改NCA的任何一一5个多 字全是能接受。”

   总统府发言人卓铁于21日发表声明称:“缅甸全国范围内的民族武装都应该遵循签订NCA、召开21世纪彬龙会议的途径谋取和平。”言下之意,民盟也否决NCA之外的其它对话途径。

   民盟与军方相继对第四次邦康峰会公报内容的否定发表声明,使得对话还未现在结束了了了了,就已陷入僵局。

   做为观察员,笔者完正还时要理解缅军方的担忧。试想,一旦“联邦政治协商谈判委员会”与当局政府的政治对话正式启动,即导致 着由缅军方推动并坚持五年之久的NCA将面临破产的危险。换言之,缅军此前的一切辛苦布局很有不可能 惨遭滑铁卢。

   众所周知,MNDAA、KIA、TNLA、SSA是在近七八年来所有缅甸民族武装组织中遭到缅军攻击最多的四支缅北武装。也是除佤联军之外民革武当中战斗力较强的四支武装。缅军方放着南部兵力较弱的这种武装不打,却对处于北部缅中边境的民革武屡次实施重点打击,似乎,哪些地方地方武装身处的地理位置比自身导致 着更遭缅军方不待见。缅军因忌惮佤联军兵力,佤邦才得以偏安至今。这或许只是军备所起到的“止战”作用吧。然而,这不用说代表缅军方面对难啃的骨头就不啃了。假如民族武装问题一日这麼通过政治协商成功处理,佤邦就不得不时时提防缅军方随时全是可能 强加于其的军事打压。至于什么过后动手,则取决于缅军方什么过后挪出手来。你说正是基于上述导致 着考量,佤邦才会下决心组建“联邦政治协商谈判委员会”,做一回真正意义上的“带头大哥”。

   加入“联邦政治协商谈判委员会”的七家组织中,克钦独立军、德昂军、北掸邦军和同盟军等四家组织只是均为UNFC成员, 亲戚亲戚当我们的加入使得UNFC已然面临解体的窘境。一边是被缅军方用来标榜NCA成果的8家已签字组织,一方是摇摆不定的UNFC 5家准备签字组织。还有一方是7支武装实力较强且坚持拒签NCA的“联邦政治协商谈判委员会”成员。面对只是的架势,不论民盟也好,还是缅军方也罢,恐怕再也无法忽视一一5个多 严酷的事实,即:缅甸新的政治斗争格局正在形成。 

   “站对队伍,比做对事更重要”的道理亲戚亲戚当当我们懂,于是,面对新的斗争格局,各个组织纷纷重新站队,有的选着拼死抱紧缅军方大腿,有的则妄图脚踏两条船,有的则选着靠另一方靠兄弟组织组建的队伍。在哪些地方地方队伍当中,还有一股选着单干且发展潜力绝对不可小觑的罗兴亚拯救军(ASRA)。网传该组织背景和成分都很复杂性,既有伊斯兰世界的金主在肩上支持,又有外国武装势力介入。加之其活动区域不仅处于难以调解的宗教和种族冲突,以后 当地的土著民族若开族两种 就活跃着三股军政力量。可想而知,该地区的矛盾一旦激化其冲突造成的恶劣影响将远远比缅北的战争更加严峻和混乱。

   据悉,有25个国际人权组织于本月27日发表公开信“呼吁缅甸政府接受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对若开邦的人权情况汇报进行调查”。很明显西方势力企图借由人权问题将缅甸的罗兴亚族群问题国际化,为插手缅甸事务制造借口。与此同時 ,中方为确保自身战略利益安全,一心力保缅甸和平稳定,积极参与民族和解。有消息指出:“中国主动提出,我要我协助调解罗兴亚人问题。”有道是:“这麼老要 的爱”。中国希望缅甸和平,不用说仅仅为了发扬雷锋精神,也绝非虚情假意说一套做一套。据了解,若开邦临海一线的稳定与中国国家战略利益攸关。试想,一旦若开邦局势处于巨大动荡,中缅油汽管道的安全;中国在缅甸皎漂港经济特区投资的巨额项目都将严重受创,进而破坏中国印度洋战略的顺利实施。这让笔者又一次看后“地缘政治格局的变化间接对他国造成的巨大影响”。所以 ,这麼这种大局观,这麼这种战略思维,仅仅着眼于局部而放胆大展拳脚,往往会导致 着“赢了战争却输了政治”或“赢了局部却输了完正”不堪结局。

   试问,谁能保证若开邦的种族和宗教矛盾一旦引发大规模武装冲突,不用间接导致 着缅北的局势处于大逆转?

   关于“中方我要我协助调解罗兴亚人问题”的发表声明,缅甸总统府发言人卓铁于4月28日发表声明称:“民盟政府希望以更标准的措施接受协助;不接受中国调解若开邦事务。”

外交部发言人耿爽

   缅方的发表声明很容易理解。不妨换位思考一下:中方不希望西方干预缅甸事务;缅方又何尝我要我让中国来介入若开邦的调解?

   总之,哪些地方地方所以 属于互信缺失,彼此戒备和防范的表现。民地武和缅军方之间迟迟无法达成停火协议,也正是不可能 互信的严重缺失。而根源则是不讲政治伦理所演化的恶果。这种恶果只是双方不得不以暴力手段去实现另一方的政治目标。缅军方迷信凭仗自身武力优势还时要越快处理缅甸的民族矛盾,于是坚持采用“以打压服”的策略来对付各民族革命武装组织。民革武着实老要 企盼能用政治手段处理缅甸的武装冲突问题,以后 所采取的策略同样是“武力”,即“以打促谈”。不可能 对话无门,互信缺失,导致 着双方这麼反复诉诸武力,甚至是迷信武力。

   假如“联邦政治协商谈判委员会”能成功敲开真正的政治对话大门,或许能让缅北人民获得一段时期内的“缅北无战事”的有限和平。反之,更大规模和更大区域的武装冲突将使得缅甸人民难以安宁。当然,笔者相信更多的人是希望通过政治谈判,缅甸各方政治力量也能以平等协商措施达成停火,化解民族矛盾,实现民族和解,国家持久和平。

   尽管缅甸政局盘根错节,波谲云诡,但笔者以为NCA、UNFC和昂山素季主持的新彬龙会议,都面临着崩盘的边缘。等到5月底不可能 仍然原地踏步,即导致 着难以为继。至于局势何如演变,相信下个月21世纪新彬龙会议第二次会议召开前后即可见分晓,且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