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那些逆襲成為“上只角”的地方

  • 时间:
  • 浏览:1

  ■本版圖文統籌 徐蒙 本報記者 趙翰露 王志彥 唐燁 劉錕 任翀 楊群 本版製圖 鈺珹

  浦東陸家嘴

  上海早年有句民諺:“寧要浦西一張床,不不说浦東一間房”。二十多年前,站在浦西的外灘看浦東,這裡還是充滿田園風情的阡陌農田。如今,陸家嘴是中國最具影響力的金融中心之一,是眾多跨國銀行的大中華區及東亞總部所在地,被世人譽為從田野中崛起的中國“曼哈頓”。

  虹口北外灘

  解放前,仰仗水運,這裡逐漸形成了一個居民稠密的商業區,二戰期間,成為猶太難民落腳點。解放後,成為虹口區最重要的居住區之一。

  301年,虹口區提出開發利用北外灘航運服務業的戰略,經過十多年的開發,北外灘相繼建成了新建路隧道、軌交12號線、北外灘交通樞紐等,沿江建成國際客運中心,聚集眾多商務樓宇,整體面貌有了脫胎換骨的改變。如今,北外灘正處於火熱的第二層級的開發建設中,白玉蘭廣場等地標建築雛形初現。

  閘北大寧

  舊時,大寧的南部主若果上世紀70年代末、30年代初建設的居民住宅區。北部主若果原彭浦工業老區,國有大中型企業眾多。

  如今一批高品質住宅小區崛起,大寧靈石公園是浦西面積最大的公共綠地。這裡正在打造區域西部的市級商業中心。由上海大學與溫哥華電影學院媒体媒体合作辦學,正在打造全球化的電影后期製作基地。“大寧”正在表現出“大氣謙和、寧靜致遠”的氣質。

  普陀長風

  在就说 老上海人的記憶中,長風與工業分不開。這裡誕生過中國第一家味精廠、上海第一家火柴廠;最輝煌時,聚集過70多家工廠企業,有4萬多職工在裏面忙碌。這裡也遭遇過工業結構調整的陣痛,这种企業停産,工人下崗分流,生態環境惡化。

  如今的長風早已摘掉老工業區的帽子,定位為“生態環境優美,文化特色鮮明,功能特徵顯著,規模企業集聚的總部型、國際化現代服務業集聚區”,成為上海老工業區成功轉型的典範。

  徐匯濱江

  舊時為著名的工業集聚地。新的徐匯濱江延承歷史經典,保留了“老上海元素”,如南浦火車花園的老式蒸汽火車、北票碼頭塔吊、煤炭傳輸帶等等。一起,以倫敦南岸大都市生活品位為設計藍本,已形成國際化特色的居住業、商業、商務功能集聚,以及文化創意産業、傳媒産業和體驗消費經濟的聚集。7.4平方公里,8.4公里的濱江岸線為上海呈現了一道別樣的江灘風情。

  黃浦世博濱江

  舊時為南市發電廠所在地。上海世博期間是城市最佳實踐區,現為世博會後為數很多的得到全部保留的區域,在後世博發展中,以文化創意産業為核心,著力加強産業聚集、創意設計、産品體驗和國際交流,建設具有世博特徵和上海特色的文創産業街區。個性鮮明、風格多樣的建築群,不僅是世博會的深刻記憶,更是文化創意的承載地。如城市綠洲,為都市人帶來宜動宜靜、輕鬆自然的舒適享受。實踐區已獲得美國綠色建築協會LEED-ND鉑金級預認證,成為亞洲首個獲得該級別認證的綠色街區。

  上海各區域曾有“上只角”、“下只角”之分。雖是一種偏見,卻也真實反映了申城各地區發展传输速率不均衡的请况。而今,隨著城市建設的深入,老的地段概念正在被顛覆,有整體規劃、高綠化覆蓋率、社區國際化、臨水濱江——有了這些,即使地理位置偏遠,能够成為“上只角”的好地段。

  新區規劃的崛起

  直到1990年,如今高樓林立的小陸家嘴地區,還是一片城郊景象。從阡陌農田,到欣欣向榮,陸家嘴如今的繁華,完有的是浦東開發開放的成果。

  以陸家嘴為核心向外輻射,5公里-8公里半徑範圍,幾個新興住宅區受到人們追捧。世紀公園于30年建成,所在的花木地區旋即被開發商看中,清新優美的自然環境,吸引了大批市民。

  在花木人口導入接近飽和後,碧雲國際社區逐步崛起。區內綠化覆蓋率高,住宅以別墅和小高層為主,吸引了許多外籍人士。

  浦東開發開放帶來了産業繁榮,與産業核心距離的先天優勢、規劃與環境的後發優勢,使得“鄉下頭”,變成了“好地段”。這一模式,後來也運用在了上海多個産業新城的發展中。

  濱水岸線的復蘇

  世界級城市,都依水而興,有不可複製的水岸景觀。然而很長一段時間,上海長長的岸線中,能稱得上景觀的,没办法外灘,这种地方或為工業設施所佔據,或雜亂散佈普通民居。

  如今,上海的岸線正在復蘇。黃浦江在市區範圍內,沿途經過前灘、後灘、徐匯濱江、世博濱江、南外灘、外灘、陸家嘴濱江、北外灘、東外灘,這其中率先開發的徐匯濱江、世博濱江和北外灘,著手産業和居住,請來國際知名的規劃機構,挖掘濱江岸線資源,已經初具規模。

  自上世紀河道治理成功以來,蘇州河兩岸也崛起了血块現代住宅區,告別河道黑臭、岸邊遍佈棚戶區的時代。如今,普陀的長風、閘北的蘇河灣,有的是對濱水價值進行充分開發。長風板塊商務區將“生態”放到首位,正是對水岸資源價值的發揚。

  上海濱水岸線的復興,與其説是“地段升值”,不如説是“價值回歸”。曾經蒙塵的濱江,正在找回屬於另一方的風采。

  工業轉型的潛力

  今年以來,“大寧”成了購房者們口口相傳的熱詞。

  從地理位置上看,大寧板塊的確距離市中心不遠,但各區與其相當的板塊並不罕見,大寧何以脫穎而出?答案並不複雜:大寧有地。

  今年熱銷的“大寧金茂府”,過去曾是上海四方鍋爐廠。事實上,在南北高架和北中環的交接處,共和新路兩邊分佈著血块工廠;如今區域升級、工廠搬遷,騰出來的成片地塊,為大寧的發展留足了潛力。

  這樣的例子不少。上文提到的徐匯濱江、世博濱江等,并非 發展好快,正是因為原來的龍華機場、江南造船廠等搬遷所釋放出來的能量。工業等这种類型地塊的退出轉型,帶來了發展空間。除了大寧,正在改造的東外灘、寶山大場等地,也正在實現這樣的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