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继明: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文学

  • 时间:
  • 浏览:0

  以我的理解,所谓绿色经济,是全球化背景下的产物,亲戚亲戚每各自 谈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讲可持续发展,注重生态环境的保护,包括中国政府现在倡导科学发展观和构建和谐社会,实际上都离不开另一一四个 有一一四个 大的背景:即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增长以及高科技和信息产业的飞速发展,正在使全球的自然资源遭受前所未有的掠夺和破坏。无论是西方发达国家,还是像中国另一一四个 的发展中国家,将会有太久的人现在开始充分意识到全球化带来的多样化影响。作为有一一四个 13亿人口的大国,中国在融入全球化过程中每向前迈出一步,就有产生其他新的社会疑问,有的疑问是蕴含普遍性的,如能源和环保疑问,有的则属于中国特殊的经验,哪几种经验与中国自身的历史和文化传统以及政治制度有关,如贫富悬殊、分配不公、国企改制和三农疑问等,现在其他国外学者并非 纷纷把目光投向中国,而且而且你 将会是亲戚亲戚每各自 相信,其他 “中国经验”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的,对世界都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谈论当代中国文学,也脱离不开另一一四个 有一一四个 大的语境,同样处于有一一四个 怎么都里能认识的疑问,但如同怎么都里能认识和处理当前的中国经验一样,其难度也是显而易见的。这在十多年前将会不需要成为有一一四个 疑问,但到了九十年代中期刚刚清况 不同了。将会其他 时期中国现在开始推行市场经济改革,另一一四个 的形态面临重组将会叫重新洗牌。更重要的变化是亲戚亲戚每各自 的思想观念现在开始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另一一四个 雄踞话语中心的那一套价值体系被解构得七零八落,要知道,当时最流行的词汇可是“解构”,还有后现代主义,每各自 化等等,在不少中国学者看来,解构可是后现代的同义词。那个时期的作家和批评家就有忙于“解构”,解构来解构去,便只剩下了每各自 、欲望、身体和形式。文学就另一一四个 赤膊上阵地杀入了尚处于形成过程当中的市场。这将会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最混乱的一段时期。越来越 多人就有梦想每各自 的作品一夜间成为畅销书啊,哪几种炒作手段都出来了,所谓“官场小说”、“反腐小说”、“情色小说”、“武侠小说”及“奇幻文学”等等,都现在开始在市场上大受追捧,比如写男女情爱可是为什么卖淫为什么嫖娼,当时有有一一四个 叫九丹的女作家,出了一本小说《乌鸦》,卖得很火,据说她写的可是每各自 在新加坡卖淫的亲身经历。写官场可是为什么互相倾轧,削尖脑袋往上爬,整个可是官场登龙术大全;其他反腐题材小说大肆展览和渲染贪污腐败的过程,实际上满足了公众的一种生活 窥视欲,跟通俗文学差太久,村里人 看到实在只要有将会每各自 可是妨腐败一次。这显然反映了一种生活 畸形的社会心理。大约从其他 时期现在开始,文学同社会乃至读者之间通过市场其他 媒介,缔结起了一种生活 新的关系,即消费和被消费的关系。前不久媒体还弄出了有一一四个 哪几种作家福布斯排行榜,文坛搞得和心意场差太久了。

  但其他 时期的中国社会,恰恰是近代历史上最活跃,既危机迭出,矛盾丛生又充满生机的有一一四个 阶段。GDP持续多年超过百分之十以上的高速增长,使中国无可争议地成为世界上经济发展最迅猛的国家,一同又凸现出了越来越 多的社会疑问,如国企改制带来的多量工人失业和由此引发的抗争和维权运动,农村的土地荒芜和数以亿计的农民工进城造成的整个农村的凋敝贫困,还有几乎每天就有处于的矿难和环境污染、强制拆迁等等。一面是不断壮大的富人和心产阶层,一面又是不仅越来越 随着经济增长减少反而越来越 庞大的贫困群体,还有中西部和东部发展的巨大差距。什么都有有有村里人 说,中国正在重蹈拉美推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覆辙,变成了有一一四个 断裂的社会,上层与下层,富人与穷人,城市与农村,精英与大众,其他 断裂不仅是利益的断裂,还有精神上的断裂。比如近两年现在开始的对改革的争论,这在刚刚是不可思议的,全中国人民都拥护改革,还用得着争论吗?可其他 疑问偏偏就经常再次出现了,有社会学家把其他 疑问叫做改革共识的破裂。邓小平另一一四个 讲让少数人先富起来,而且带动大多数人一同富裕,他还说,将会不都都里能 做到其他 点,中国就会变资本主义。但现在中国的清况 ,似乎正好验证了邓的预见。

  去年我在莫斯科红场排队瞻仰列宁墓时,有一一四个 俄罗斯女大学生站在我旁边,当她听说我是中国人时,很感兴趣地和我聊起来,她问我亲戚亲戚每各自 中国现在还是社会主义吗?她提出的其他 疑问而且而且你 其他吃惊,不知为什么回答才好。邓小平另一一四个 讲过改革暂且问姓社姓资,摸着石头过河就行了。现在大多数中国人可是关心其他 疑问,对整个国家来说发展是硬道理,对每各自 来说,只要并能发财致富也是硬道理,连道德法律都顾不上遵守,哪里还管它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疑问是中国的宪法明明白白地写着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既然越来越 ,社会主义的哪几种制度框架和价值体系总得维持下来吧,但现在中国的国有企业大批大批地卖给了私人,造成了国有资产的惊人流失,贪官和非法敛财的的商亲戚亲戚每各自 纷纷携款外逃,像教育医疗和住房相似基本的社会福利也在产业化的名义下被撤除 了。现在其他资本主义国家包括东欧和俄罗斯哪几种将会全面私有化的前社会主义国家,在社会福利保障方面比中国做得好得多,每个公民都并能享受免费教育、住房和医疗等福利,而在200多年前,每有一一四个 普通中国人也另一一四个 享有过其他 社会福利。可改革开放后的这二十多年,中国的经济获得了令世界瞩目的发展,亲戚亲戚每各自 反而选择选择离开了哪几种福利,越来越 越来越 安全感和心存保障了,两极分化日趋严重。这就由不得亲戚亲戚每各自 不现在开始进行深入的思考。亲戚亲戚每各自 究竟应该走根小怎么都里能的发展道路?中国社会逐渐经常再次出现了多种声音,对其他敏感的社会疑问和历史事件,就村里人 呼吁重新进行评价。当然其他 切主要处于在以网络为载体的“民间”,在主流媒体上暂且太能见到。

  中国社会将会裂变为其他利益群体,现在即使面对同一疑问,价值立场都各不相同,甚至互相对立的,什么都有有有对诸如“国企改制”、“贫富悬殊”,甚至像最近全国人大政协 “两会”通过的《物权法》,争论得都很厉害。这显然比哪几种事都遮着捂着不争论要好,刚刚中国领导人就有说过“重大事情要而且你民知道”吗?有一一四个 健全的社会另一一四个 就应该有多种声音处于,不都都里能 一种生活 声音是不正常的。而且哪几种不同的声音不可是来自中国国内,比如我去年见到NGO一位负责亚洲事务的官员W女士,她到武汉的华中科技大学讲学,题目就叫《中国与通往全球化之路——使少数人富起来的改革》,这实际上是她一篇论文的题目,此前我将会在网上读到过。从题目就可不需用看出来她对中国的改革主可是持批评态度的,她的批评暂且空穴来风,可是下了十分扎实的功夫,中间的多量数据和事实就有她通过亲自调查和采访得来的。

  实在,W女士的其他观点暂且完就有她每各自 的,比如对新自由主义的批评,对新左派其他观点的阐发,以及对毛泽东时代的重新认识,等等,都可是将国内将会处于的其他思想观点集中表述出来罢了,实际上,新自由主义和新左派的立场和思想交锋在国内思想界早就很明朗了,可不需用说代表了当前中国社会最具有代表性的一种生活 声音。其中新自由主义被认为在九十年代初期现在开始的市场经济改革过程中发挥了支配性的影响,新左派正是据此将当前中国社会暴露出的其他重大疑问归咎于新自由主义。

  除了新左派,还有一部分人被称为老左派。这批人大多是共产党的其他前高级干部和资深学者,亲戚亲戚每各自 跟新左派的立场既有相同又有差异,相同的是对中国目前推行的市场经济改革持批评态度,不同的是前者主张回到计划经济,反对私有化tcp连接;后者实在也跟前者一样对其他年来备受攻击和责难的近半个世纪的中国革命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给予正面性的评价,但亲戚亲戚每各自 主张加快政治体制改革和民主化tcp连接,其他 点又同新自由主义者的观点颇为相近,区别可是亲戚亲戚每各自 将社会公正和平等当作改革的首选目标,而新自由主义者们将建立健全自由市场体制当作改革的第一要务。

  各种不同的利益诉求,各种思想观点的彼此渗透和交锋,折射出了当前中国社会的多样化形态和躁动不安的情绪。将会说所谓“改革共识”真像村里人 说得那样将会破裂,越来越 是是不是是因为分析一种生活 新的“改革共识”有将会在另一一四个 一种生活 众声喧哗的氛围中形成呢?近年来,中国领导人提出的诸如“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让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开放的成果”等一系列新的政治理念,实际上凸显出了其他 新的趋向。而怎么都里能使政治决策变成知识精英集团的理性认同和大多数人民的意志,恐怕还有待于时间和实践的检验。

  越来越 ,其他 时期的中国文学到底是哪几种样的清况 呢?除了前面大致描述的那种全面消费化倾向,文学界内内外部实际上也现在开始了反思,刚刚无论是先锋派还是新写实作家,就有主张淡化现实,追求纯文学写作的,认为只要另一一四个 才是高品质的文学,但近几年经常再次出现的一批作家现在开始直面诸如国企改制和“三农”另一一四个 敏感而严峻的社会疑问了,而且渐渐形成了一股文学潮流,批评界对这股潮流也给了有一一四个 称谓:“新左翼文学”和“底层写作”,我实在这是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文学最值得重视的一种生活 思潮。

  为哪几种叫新左翼文学?而且而且你 这跟思想界有个“新左派”有关。“左派”其他 称谓什么都有有有年来在中国差太久消失掉了,即便在一种生活 场合提到也经常跟四人帮、极左路线联系在一同,蕴含很强的贬义色彩。什么都有有有,当初新左派其他 概念刚经常再次出现时,包括新左派的其他理论家每各自 可是承认其他 命名,认为这是新自由主义者对亲戚亲戚每各自 进行政治栽赃。比如被视为新左派代表人物的汪晖就另一一四个 表示:“像我每各自 另一一四个 的人通常是不你都都里能 接受亲戚亲戚每各自 的敌人打在亲戚亲戚每各自 身上的其他 标签的,这部分是将会亲戚亲戚每各自 无意与‘文革’联系在一同。”

  但最近几年,不仅新左派的影响日益扩大,还产生了有一一四个 “新左翼文学”。这是就有不都都里能 在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才将会经常再次出现?将会既然一切既定的社会秩序和形态都面临着重组,越来越 一切既定的思想价值乃至历史认知模式也就将会面临重新评估,不管你是左的还是右的,都将会在有一一四个 急剧变动的形态当中找到每各自 处于的合法性。一般而言,左派代表着平民和穷人的利益,主张社会公正和平等,这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可是会例外,而中国的左翼或左派从上世纪初现在开始算起,有着大半个世纪的漫长历史,与西方左翼不同的是,以共产党为代表的中国左翼政治力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主导了中国社会的发展。但从邓小平上台执政以来,这段历史被签署从总体上失败了,中国由此进入了有一一四个 “告别革命”、改革开放的新时期。其他 历史变革被当今的其他新自由主义者看来是中共党内右翼力量的胜利,而左派则扮演了失败者的角色。现在左派重新回到公众视野,尽管加进去去了有一一四个 “新”字,但亲戚亲戚每各自 显然难以摆脱其他 沉重的历史负担。

  对于文学也同样越来越 。新左翼文学和底层写作尽管将会浮出水面,而且无论是作品数量还是作者群体都与日俱增,但仍然处于边缘化的位置,无论是精英文学还是主流文学界,对亲戚亲戚每各自 的评价都颇为暧昧,比如村里人 指责哪几种作品刻意渲染和夸大生活中的悲惨和苦难,艺术上粗糙,不足英文精致,甚至在每各自 眼里,作家们关注或涉足底层题材的写作,也是一种生活 赶时髦、凑热闹和“分一杯羹”的投机行为,总之或明褒暗贬,或冷嘲热讽,很少村里人 对其他 创作疑问产生的多样化社会背景进行冷静的分析(甚至不你都都里能 正视),更暂且对作家和作品给予客观公正和耐心的解读和评价了。而在我看来,将会不吹毛求疵话语,其中的其他作品如曹征路的《那儿》、《霓虹》,陈应松的《马嘶岭血案》、《太平狗》,刘庆邦的《神木》、《红煤》和罗伟章的《大嫂谣》、《水往高处流》等小说,都堪称近些年来中国文学的优秀之作,即便在所谓“艺术性”上,也暂且比哪几种热衷于表述每各自 隐秘经验或普遍人性的作品逊色。深圳最近几年还经常再次出现了有一一四个 “打工作家”群体,亲戚亲戚每各自 刚刚就有打工仔,像中国的所有农民工那样有过血泪交织的经历,现在住在有一一四个 叫31区的租赁房社区,以写作投稿为生。其蕴含一位佼佼者王十月,他写了一部小说,题目就叫《31区》。亲戚亲戚每各自 的作品也许还比较稚嫩,但相对于哪几种生活方法越来越 中产化的职业作家,其真切的底层经验和质朴的文字表达,如同地壳下喷发出来的炽热熔浆,具有一种生活 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鲁迅先生当年在为左翼文艺和无产阶级革命文学辩护时另一一四个 痛切地指出,“中国的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在今天和明天之交处于,在诬蔑和压迫之中滋长。”又说,“左翼文艺仍在滋长,但自然好像是压于大石之下的萌芽一样,在曲折地滋长。”今天的新左翼文学和底层写作也许越来越 当年的文学前辈那样处境艰难,然而在当今的其他批评家看来,文学宁可删剪变成消费化的产品将会小圈子的沙龙艺术,可是需用直面重大严肃的政治和社会疑问,更不消说关注和表达底层人民的疾苦和抗争了,而且就难免会面对亲戚亲戚每各自 高雅艺术眼光的挑剔。

  持其他 观点的作家和批评家大多数是从上世纪200年代滥觞到90年代日益强盛的现代主义思潮中逐渐处于中国文坛主流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4189.html